No. 95 2016/07/20
回首頁 編輯室 活動訊息 臺大演講網 過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
投稿/回應
GRIT (堅毅) 專欄
「Be Gritty! Be Happy!」– 專訪高雄港都電台馮素蘭小姐

文/採訪/校稿/張俊哲 逐字譯稿/莊婷伃(教學發展中心教學科技組幹事)

 

圖一、馮素蘭小姐於播音室工作,「我這一生就只專心做廣播這件事情」的旁白為她的生活作了最佳註解 (翻拍自 YouTube;圖/文:張俊哲)

  (張) 各位臺大教學發展中心電子報的各位讀者大家好,我是電子報總編張俊哲老師,今天非常高興可以來到高雄港都 983 電台,採訪「港都一姊」 - 馮素蘭小姐 (以下簡稱素蘭)。

  (張) 本次的採訪要追溯到兩年多前您在電視上的一段訪談。在那段談話當中,您非常真誠地分享從小到大成長的心路歷程。原本我的遙控器只給每個頻道約 15 秒的時間,但我卻忘了轉台,只因為您的奮鬥歷程和陽光樂觀的態度深深地吸引我。在當下我真希望我的研究生、上過課的臺大同學、甚至是老師們都可聽到您的分享,而我也相信他們聽後應會更加珍惜現在所擁有的點點滴滴,不再輕易地抱怨。對於大多數的臺大同學,您的遭遇不是他們曾經體會過,也不想遭遇過,但因為您的故事正是許多受苦受貧市井小民的共同記憶,更多了一份親切感和說服力!您面對困境的態度,正和電子報新闢的主題專欄 – “GRIT (堅毅)” 不謀而合。

  在訪談的一開始,請素蘭跟我們電子報的讀者們問聲好,並請您分享一下從小到大的成長歷程,謝謝!

  (素) 各位臺大教學發展中心電子報的讀者們大家好,這裡是港都 983!我是在每個禮拜一到禮拜五上午 11 點到下午 2 點陪伴大家的廣播主持人素蘭。今年在港都電台剛好服務滿二十週年了。我不是一個廣播科班出身的孩子 – 我高中念建築,大專念土木,完全對廣播一點背景都沒有,沒想到一做就做了二十年。能夠樂此不疲到今天,應該是⋯⋯喜歡說話、喜歡跟別人分享吧!再加上自己的人生經驗也算豐富,聽眾朋友也不嫌棄,所以就很開心的天天陪伴大家。

  剛剛張教授提到: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經歷到這麼困苦的環境,的確也是。其實我在小學一到五年級和家人住在一棟租來的「透天厝」,算是成長在小康之家的一位孩子。我爸爸是個送油的工人,在我小學五年級那一年,他把家裡全部的積蓄借給了他的老闆 – 一位跟了二十二年都沒有換過的老闆,所以他對這位老闆非常的信任。當時老闆號稱要調頭寸,我爸爸二話不說,就把當時所能籌到的一百萬,也就是預備要把那間租賃的透天厝買下來的所有款項,非常義氣地借給老闆。萬萬沒有想到,老闆竟捲款潛逃,移民到新加坡去了。

  很快的,爸爸、媽媽、我跟弟弟就被房東趕走,多年住的那棟房子當然也買不成。我們被趕走之後就只能住違建 – 從透天厝搬到違建,好比從天堂到到了地獄。更慘的是爸爸工作也沒了。因為媽媽一開始就非常反對爸爸把錢借給老闆,常說我們當工人的薪水這麼微薄,怎麼可以把錢借給老闆呢?因此,他們每天都在吵架,吵得我爸的心情變得更鬱卒。在一次吵架後,爸爸騎摩托車出去晃晃散心,沒想到竟被卡車撞到,當場腿斷,而且是穿透性骨折!我還記得,一直到他過世前,腿裡面好像還留有四到六塊鐵片,遺體焚化時鐵片也沒有拿出來過⋯⋯。在爸爸腿斷了之後,他也因而一蹶不振。他改作大樓管理員,也常常跟住戶吵架,結果被人家趕走,工作一直很難找。從那時候起,大約在我小學五、六年級開始,家裡經濟的重擔就落在媽媽身上 – 她當幫傭養活了我、爸爸、弟弟一家四口。

  當時,我覺得媽媽很辛苦,就跟媽媽去幫傭。另外為了貼補家用,我在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就開始生平第一次的打工,在百貨公司做問卷。讀國中以後的三年都在加工區打工,高中三年換在鐵板燒打工。出社會後半工半讀,一直都必須靠著打工付學費和貼補家中經濟。

  (張) 我記得上一次在電視台的訪談中,您提及在廣播電臺服務的早期還持續幫媽媽去當清潔工,讓人頗為震驚。為什麼已經在電臺服務了,還要去幫媽媽工作?當時家裡的經濟還很辛苦嗎?還是為了愛媽媽或其他的原因?

  (素) 我在民國八十四年進港都電台,當時候家裡的經濟已經沒那麼的慘了。我們已經有一個小公寓可以住了。雖然買公寓的錢也是跟親朋好友東借西借的,湊了約一百多萬,再按月五千、八千地還給親戚。因為我在電臺上班,弟弟也慢慢長大了,經濟負擔漸漸地沒有以前那麼重。

圖二、張俊哲教授採訪後和馮素蘭小姐合影於高雄港都電台。 (圖/文:張俊哲)

  (素)當時我白天上班,假日接一些活動,從簽唱會、開幕、工地秀、剪綵、記者會、晚會,幾乎甚麼活動都接,週一到週日都沒有休息。在週末早上沒有接活動的空檔,我就會先跟媽媽去幫傭,去富太太家刷馬桶、洗廚房、晾衣服、洗碗。做到了下午,再趕快衝到舅舅家借一下房間,換個衣服和高跟鞋,急忙趕到百貨公司去主持歌手的簽唱會。周杰倫的簽唱會、陳曉東等影歌星的見面會我都主持過!這樣前一秒還是女傭,後一秒變主持人、藝人,想來也覺得有趣。

  (素)剛剛張教授有問到說,是經濟的關係嗎?其實我覺得,我不做 OK,因為家裡頭的經濟已經過得去了,連媽媽不做也都沒關係。可是媽媽覺在家閒著也是閒著,既然做習慣了,就去動一動,當作活絡一下筋骨。而且這些都是一、二十年很熟的「老老闆」了,算是幫個忙他們。我會去做的原因,主要在於不忍讓媽媽那麼辛苦的工作。例如有些有錢人家的太太,不讓我們用拖把拖地,而是要用手拿抹布擦,擦到一根頭髮都不可以有的⋯⋯所以媽媽常要蹲 (趴) 在地上。以她較肥厚的身軀來說,算是很吃力的。因此我常說:「我來!我來」,在比較難鑽的地方,像是桌子底下,我志願鑽進去打掃。以台灣話說:我比較靈巧 (台語),因此我常會對媽媽說:「我來!我來!」。

  (張) 另外讓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您提及媽媽有一次幫傭後所帶回來的麵包,竟然是發霉的,果醬好像也是快壞的。我記得您講到這段的時候,眼中還含著眼淚的。您可以再描述一下當時的情形,讓讀者們更加清楚您和媽媽的遭遇嗎?那現在回想那一段的歲月,您心中還有沒有恨或是其他的感覺?

  (素) 如同前面所提到的,當時因為家境貧困,我不是生長在一個非常優沃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所以我從小學、國中、高中、到大學畢業,我沒有參加過任何一次的畢業旅行、我沒有買過半本的畢業紀念冊。小學六年級我搬了四次家、換了四間國小,所以同學們對我都感到陌生,名字還沒叫出來就轉學了。正因為很貧窮,所以幾乎沒有穿過新衣服,大多數的衣服都是媽媽幫人家幫傭的老闆、老闆娘他們家的孩子不要的、穿不下的,撿回來給我和弟弟穿。我們當時把沒看過、沒穿過的衣服當作新衣,竟然也覺得好開心喔!有些富太太也會對媽媽說:「歐巴桑,這些土司,你就拿回去給你的子女吃。」。有幾次我發現其實土司已經發霉了 (因此我從小就知道食物發霉是長甚麼樣子),果醬也是快挖剩、快挖完的,依照現在都會小孩孩子的標準,那幾乎是可以回收的空瓶了。

  我以前真的很恨、很氣,覺得太過分、太欺負人了,我們又不是狗,我們又不是乞丐,你怎麼可以這樣欺負我們,要我們吃這樣的東西⋯⋯我們也是有尊嚴的。現在我長大了,再回頭去看那些事情,讓我能夠更理解那是種磨練;更重要的是,讓我體會到媽媽的偉大。當時,我的媽媽跟我說:壞掉的食物丟掉就好了,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在那麼艱困的環境當中,我還能夠保有樂觀心情,都是媽媽的功勞!我真的覺得每一個孩子人生當中的第一個老師都是媽媽!因為媽媽把我教得非常的好,還保有正確的人生觀,能不怨天尤人,非常正向地去看待每一件事情。逆境讓我們雖然賺不到錢,但能賺到經驗,最後成為贏家。因此我覺得應該要感恩和正向思考。

  (張) 接著你的回答,再請教一個問題:大部分的小孩,不管家境是貧是富,遭逢類似您的困難,很可能一蹶不振、怨天尤人,您很慶幸有媽媽的溫柔開導,才能避免自卑自憐;如果說其他的小孩沒有這麼幸運,像您有位好媽媽給予心靈和溫情的支持,面對求救無援的窘境,您有甚麼樣的建議可以讓心境做個轉換?

  (素) 我覺得:你笑,全世界就是跟著你笑;你哭,就只有你一個人哭,這是殘酷的現實。所以當你身邊有人可以陪著你度過困境,那你是很幸福的,要好好珍惜。如果沒有人陪伴,也千萬不要放棄自己;因為你最好的朋友就是你自己。你可以看一些書,瞭解在挫敗中走過來的人用生命所寫成的書,那也是一個力量的來源。如果你沒有錢買書,也可透過網路看些勵志的專欄,或許從別人的經驗發現:「哇!原來我不是這個世界上最悲慘的耶,還有人比我更悲苦的。」當你抱怨沒有漂亮的鞋可以穿的時候,想想沒有腳的人就會釋懷,覺得自己其實是幸福的。

  所以我要回應剛剛張教授所提問的:為什麼我可以這麼「堅毅」地走過來?還是要歸功給我的媽媽 – 當我們還住在違建時,她帶著我們去菜市場,告訴我們千萬不要摸店家的東西,她說:「妳不要碰,因為我們買不起,我們不要把人家弄髒了。」她接著告訴我:「你看在地上爬的那位先生,他沒有雙腿,靠自己勞力在賣抺布、香煙、口香糖⋯⋯,我們還有雙手雙腳。」她一直告訴我們去看所擁有的,而不要去注意我們所失去的。雖然我們房子不見了,我們還擁有其他的。雖然我媽媽她不認識字,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幾乎沒有受過教育,可是她擁有這麼正確、樂觀的人生觀,那是一個何等無比珍貴的寶藏。所以一個人的富有,不僅限於擁有多少錢,心裏的富足也是很重要!因此我幾乎不覺得自己是匱乏的。

  (張) 素蘭給了我們很好的提醒,要看我們珍惜所擁有的,而不要去一直抱怨所沒有的。另外一個問題:您在港都電台已經工作二十年了,從很基層的小妹、助理,到現在變「港都一姊」。我相信您變得有名之後,應該有很多的機會轉換跑道,例如可能有人邀請您北上工作、或者請您去做其他的事。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您現在仍在港都電台堅守崗位?講白一點,為什麼沒有想換工作?是什麼樣的動力讓您如此熱愛在目前的工作?

  (素) 我覺得做每一件新的事情前,都要想清楚。在我進港都電台大概第二、三年,開始小有名氣,甚至所謂的「很紅」、「知名度很高」等稱讚都時有所聞。有某一家電台用三倍的薪水要挖角我,我曾一度心動 (哇!錢這麼多耶!) ,但我沒有答應。我當時很仔細地考慮,雖然錢多了不少,但每天要通車、通勤,開到台南,再開回高雄,經過很擁塞的仁德交流道,然後每天要一大早就要出門…?因為我不是一個喜歡開車的人,這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

  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我很感謝老板倪蓓蓓的栽培 – 當時我沒有漂亮的經歷、學歷,高中念建築,大專念土木,對廣播一竅不通,是個門外漢,她竟然願意給我一個機會,我覺得非常感恩。我想清楚了,就沒有去做,也因此拒絕掉那個高達三倍薪水的工作。

  工作到了第五年、十年之後,曾經有一個機會主持了一個工地秀的開幕,當時遇到很紅的《施公奇案》男主角廖峻先生,也訪問了小哥費玉清、江蕙、四大天王,以及很多的巨星。在訪談後,廖峻先生跟我說:「妳很有潛力,可以上電視!」於是他留了幾個電話號碼給我 – 行動電話、家中電話、辦公室電話,助理的電話,要我聯絡他,言及可栽培我在廈門和大陸沿海城市發展,或可成為明日之星。可是後來我想了想:我如果離開,爸媽誰照顧?我實在不忍心放下辛苦把我們養大的雙親。

  另一個考慮的原因是:如果我很紅,像張惠妹、劉德華、周杰倫等天后天王那麼的紅,固然很好;但是如果沒有呢?或只是半紅不紅的,人家還會說:「唉呀,過氣藝人。」因為人家認得妳的臉了,那就很尷尬。作為廣播人,幾乎不用擔心外表,可擁有很多的隱私,例如出去吃碗麵,或去超商購物,不多人知道我就是素蘭,也不用太擔心狗仔隊是否會偷拍、跟拍,還蠻自在的。我的生活完全不受打擾耶!我喜歡廣播的生活,它帶給我知名度,又可擁有生活的隱私,真是太棒了!所以我非常熱愛我目前的工作。總而言之,換跑道與否,「想清楚」是三個重的關鍵字。

  (張) 很多的大學生都抱怨找不到自己的興趣,所以在念 A 科系時,常覺得BC 科系比較熱門,且比較容易找到工作。依您的成長背景看來,好像不太允許您有時間去想這些問題。我猜您可能因緣際會踏進了廣播界?可以跟現在的大學生建議一下,當找不到自己興趣的時候,要怎麼辦?很多同學以找不到興趣為藉口,跟爸媽或老師講說:要是我找到了興趣,我就會認真讀書,目前我無法認真讀書、生活,是因為我找不到興趣!很不幸地,為數不少的同學用上述的說辭混過了大學四年,甚至持續到碩博士班!請說說您的看法。

  (素) 我只能夠說這樣的年輕人不負責任。為什麼呢?以我為例:我小時候很會畫畫,也很愛畫畫,媽媽說我三歲時就會畫美人魚,國小的時候很會畫那種水汪汪的漫畫;我也覺得自己有獨特的設計美感,希望長大的時候可以從事室內設計。我讀海青工商的時候,很希望念該校有名的美工和廣設科,可是我的分數不夠,只能讀建築科。

  雖然建築不是我的興趣,我也曾想轉系,但我知道不論讀那一系都要認真啊!所以,當老師在教我們怎麼砌磚,以及怎麼把混凝土和水的比例調到剛好,我都很認真在學。因為我很好奇房子是怎麼蓋起來的,所以當老師在教怎麼彈墨線,怎麼把紅磚一塊一塊疊起來,怎麼綁好鋼筋,讓房子不要蓋得歪歪斜斜的,我都把這些功課當成有趣的事來學。還有,怎麼樣可以不靠一根釘子就做出一張木頭椅子?我本來也沒有太高的興致,但我想到要做一張專屬馮素蘭的椅子時,就有學習的衝勁和成就感的誘因。我 “enjoy” 在那個當下,竟然⋯⋯就忘了轉系這件事了。

  總之,雖然一開始我不是很喜歡所考上的科系,但是我沒有浪費生命去蹉跎光陰;對我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貴,認真念了之後就慢慢地喜歡上了,這也是為什麼我大專接著讀土木的原因。等到我完成了專科學歷,接著進了港都電台,我發現離建築愈來愈遙遠,而且在廣播領域的專業不足,因此我跑去中山大學念傳播管理研究所,憑著毅力,再往前跨出一步,完成了學業。

  (張) 我相信您除了在小時候所遇到的大困難,在廣播界也應會遇到了不少挑戰。如果有的話,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到底是什麼樣的挑戰嗎?大部分的聽眾總覺得您從事廣播工作遊刃有餘,但我猜不管多麼能勝任目前的工作,還是會遇到了瓶 頸;若有,您是如何突破的?同時也請您跟電子報讀者分享一下,為什麼可以工作二十年的,還這麼有熱情活力?

  (素) 這是一段很精彩的故事!

  因為高中念建築,大專念土木,所以很自然地我在畢業後進了建設公司服務,擔任採購助理。有一天老板請員工吃飯,而且就是在這棟 50 層樓高的大樓。原本很興奮地赴宴,想到要在全高雄市最高的地標吃飯,真是令人興奮!大伙兒吃到鬧哄哄的時候,突然會計宣布:「各位同仁請安靜,董事長有話要說」,沒有想到董事長拿起麥克風,只講了三句話,而且每一句話只有一個字 – 他第一句話說:「我」,第二句話說:「我」,第三句話說:「X (限制級語助詞) 」,接著就走人,留下三桌約三十多位的同仁。在大家仍覺得一頭霧水的時後,會計就過來跟大家說:「是這樣子,董事長太難過了,所以說不出話來。因為公司在某一個建案被跳票了,所以財務發生了危機,必須要裁員,而且至少裁一半。等一下我發給每個人一個信封,上面寫著去或留。」

  這實在太令人錯愕了!完全應驗了「宴無好宴,會無好會」這句話。我覺得這根本是鴻門宴,簡直是最後的晚餐。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我們的工地主任罵了一句三字經,接著說:「不然你也上了水果後再講,至少不要在上第三道菜就宣布,好讓我們吃完這頓飯!」。飯後我們從五十樓坐電梯下來,到了 43 樓,在電梯門打開後,我突然看到電梯門外面牆上貼著:「應徵者請進」,而且劃上了一個箭頭,我就衝出電梯,前去應徵。所謂「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定為你開一扇窗」,這句話當時真的完全應驗在我身上!而我當時所應徵的單位,就是我現在已服務二十年的港都電台。你看,這是多麼奇妙的緣分!不然我怎麼會從建築業,跳到廣播業呢?

  因為我不是科班出身,所以一開始最大的挫折就是「咬字」。例如「下午『山』點」、「下午『事』點」的「三」、「四」該不該捲舌?我因為搞不清楚哪個字不捲、哪個字要捲,結果通通捲,亂捲一通。現在想起來,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我爸爸是工人,媽媽又不認識字,我從小到大在家中都跟著講台語,加上在學校又沒認真地學,進電台工作後決定開始讀國語日報,藉以克服發音的問題。我還請有經驗的同事告訴我:哪一個字要捲舌或不捲舌。工作前半年真的很辛苦,後來才慢慢上手,學會廣播人最基本的咬字和發音功夫。

  但這還不夠 – 廣播的時候還需要加上「聲音表情」,才能把一件事情講得很有邏輯,活靈活現。還好我在學校的時候,因為參加了不少的社團,像是話劇社會教我如何把一篇文章念得很優美,讓我具備聲音表情的底子。因此請記住,任何的時刻你所付出的時間,都不會白費,且會在你的人生當中留下一個美麗的印記。當時的累積將來都會用得上。經由努力,我克服了工作早期的挫折。

  在慢慢順手之後,公司和聽眾會對妳有更高的期許,所以沒有像教授所說的「如魚得水」,倒是我的寒冬都快來了 – 因為做久了會慢慢的老啊,如同演藝圈沒有永遠的天王、天后,廣播界也沒有永遠的一哥、一姐。因此我們要培育新的年輕人接棒。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也漸漸地從一個廣播 DJ ,加入了督導的角色,學習如何帶新人和組織管理團隊。我發覺在我非常不擅長管理,因為我不會罵人,因為我是快樂高手!有時還覺得進入管理階層的工作後,生活就變比較無趣了。例如,我面對團隊成員生氣時常手足無措,還有如何去調配人力,克服成員的惰性,並想出一套機制來管理和激勵他們等等事情,這些都是我目前在學習的功課,也是目前遇到比較大的困難和挑戰。

  (張) 如果您從小到大都是生活在非常富裕的環境,或是家裡沒有遭逢這樣重大的打擊,您現在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您還是會來港都電台上班嗎?

  (素) 如果從小我在一個很平順的環境長大的話,我應該會按部就班地讀書,然後出國留學了!因為我一直好想要出國讀書哦!可是因為家中環境不允許,以至於我這個夢尚無法完成。然而我一直有這個夢啊 (I have a dream) !雖然沒能夠圓夢,但是我把它轉為認真工作的動力,把收入的一部份規劃為每年出國的費用,到每個國家去看一看、玩一玩。

  如果家中沒有遭逢巨變,我可能會少一份同理心,比較沒有辦法理會別人感受。比如說,因為我出身於藍領階級,爸爸是工人,媽媽是傭人,所以我知道中下階層民眾生活的辛苦。他們甚少受人注意,也不會有人刻意去跟他們打招呼,在社會各個角落默默地討生活。也正因經歷過貧困,方能知道他們的感受。很自然地我會跟樓下賣水果的阿桑、打掃這棟大樓的阿嫂、樓下的警衛、超商的店員很熟,連他們叫什麼名字都知道,也會關心他們為何上禮拜沒有來上班?肩膀怎麼摔傷了?兒子考上大學了嗎?如果我從小在很優裕的環境中長大,可能就比較無法注意到這些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也可能會較無同理心和缺乏關懷的動力。

  (張) 有一部份的學生覺得他們目前所學非興趣所在,而且以此為怠惰的藉口;另一部份的學生覺得他們考上了心目中或親友口中所謂「理想的」、「熱門的」科系,以為人生的目標已經達成了,也因而鬆懈。就我觀察,這兩類同學都過得不愉快,覺得不充實、不滿足,生活也缺乏動力。不知道您對同學們有什麼樣的建議?

  (素) 沒有學習動力?請他們好好考慮將來進入職場工作的後果!現在培養好實力,未來才能應付職場可怕的廝殺。

  (張) 我想某些同學覺得他們已達成了自己設定的目標,或者是父母、老師給他設定的目標,就以為自己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幻想畢業後踏進了職場依然是人生勝利組。萬萬不知道職場的工作和在校求學的生活是兩回事。

  (素) 是啊,以我們這邊來自傳播相關科系的實習生為例,某些同學請假只發個簡訊,或僅僅在 Facebook 和 Line 上頭留個訊息,就以為完成請假手續。更誇張的是,我們請一個實習生打字,他打到一半就開始哭了。我們趕緊問他是怎麼了?是家裡有事嗎?結果他說:「我覺得打字好累哦」,真的很不可思議!但這就是抗壓性和受挫度明顯不足的一個例子。

  還有的同學在早上 11 點就開始訂便當了,把學校散漫慣了的惡習帶到職場來,結果被資深同事看不慣說了幾句之後,隔天還驚動家長要鬧上法院。因此,我要跟同學說:即使你在學校考試 100 分,踏入職場後還是要從 0 分學起。即使你在學校「走路有風」,進到職場還是要放軟你的腰,從頭謙卑地好好學。

  (張) 假設您當年可以考上了臺大,您會怎麼樣過臺大的生活?

  (素) 哇!全台灣最棒的學校耶!天啊!先放三天的鞭炮!太開心了嘛!這件事可以講一輩子耶。但話說回來也不能高興過頭,以致每天渾渾噩噩、混吃等死,糟蹋美好的人生。

  如果考上了臺大,我會以第四年最終的目標為依據,以此回推第一到第四年之間要做什麼。這個想法源自於網路上的一則報導:有人問歌手李恕權幾年後想做什麼?他的回答是:他會先問自己如果要達成未來的這個目標,在每一年、每一個月、每一天都要完成什麼樣的事,然後全力以赴。這樣一來,簡直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也不會一直滑手機殺時間,或漫無目的用 Facebook 聊天。

  (張) 假如您可出國進修,您想要學什麼回來貢獻給廣播?

  (素) 廣播最可貴的就是「想像力」 - 它有無窮的想像空間:可能我所講述
的東西只有一個手腕大,可是你會把它想成像一個汽車那麼的大!這就是想像
力的無限延伸。可是,現在光靠想像已經沒有辦法完全滿足聽眾了,他們或許
想要更多一點點的影像。比如說,可能想看到這個主持人在做節目的時候是不
是比手畫腳?是不是也會裝好假睫毛?是不是穿得很漂亮?如果廣播也可以結合一點影像,未來融入一些數位匯流,這是我想學的新東西。

  (張) 您最想去哪一個國家 (含哪個科系) 讓您的廣播更充實?

  (素) 跟廣播結合嗎?

  (張) 是的,或者和人生其他層面結合也可以。

  (素) 如果是廣播這個層面,應該會考慮往美國進修。如果不是廣播相關領域,而是我以前念所念過的建築,我則希望到歐洲去念。我去過法國、義大利、瑞士、西班牙,看了好多非常美的建築,像是高第的作品,也覺得這些國家的許多城市簡直美得像幅畫,非常羨慕!反觀我們台灣不少的建築物都稍嫌呆板,欠缺美感,只考慮到容積率,真是可惜。因此我希望到歐洲去學習,把那種美感帶回來。

  (張) 其實我覺得您有點像是廣播的建築師,在聲音當中有 3D 的感覺!最後想請教一個問題,也是個嚴肅的話題:前一陣子高雄遭受氣爆的不幸,對罹難、受傷的聽眾朋友或家屬,是件非常難受的事!能不能跟我們分享,您對此次意外事件的感受?這幾個禮拜以來,我相信在您的聽眾當中,應有參與救災和救助等工作的朋友,若您曾見到或聽聞災區中溫馨感人的小故事,也請和我們分享,謝謝!

  (素) 我們的一位同事就住在災區,直到氣爆隔天傍晚上六、七點,她才終於逃出,而且幾乎是一路哭著來到電台,跟我們報平安。她說氣爆發生的時候,視野所及都是大火,住家後面巷子也是煙霧瀰漫,簡直像戰爭一樣可怕,和災難片播放的場景一模一樣。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災難竟然就發生在他們的社區,只能抱著女兒一起哭,哪裡都去不了。這些遭遇一輩子想要忘都忘不掉了。

  另一位是我的好姐妹小鳳,她從事賣衣服工作的,也住在災區。她說氣爆發生後,她逃了出來,沒有地方可以住,只能住旅館,還遇到色狼,簡直嚇壞了!我跟她說:「其實我們家還有空房間,妳要不要來住?」她很客氣地婉拒我的好意,在氣爆區狀況稍微穩定之後,仍以高雄人獨有的在地堅毅的精神 – 「無論多苦,我都可以撐過來」,回到家中協助復原工作,也同時幫助同是災民的左鄰右舍。雖自己受苦受難仍想要幫助別人,真的令人非常感動。

  因為我是在高雄長大的孩子,我在這邊讀書、工作、求學、結婚、生子,40 幾年了都待在這邊,沒有離開過高雄這片土地,因此對高雄有份獨特的感情。我對高雄的蛻變和進步有信心,也覺得高雄人真的很了不起。

  (張) 所以您對氣爆災區的人民,將來能夠重新恢復到平安快樂的生活是深具信心?

  (素) 對啊,當然充滿信心!雖然許多受災戶的鐵門是拉下來的,暫時沒有辦法做生意,忙著整修自己的房子,可是他們收音機開得好大聲,而且是轉著港都電台 98.3!相信有我們的聲音陪伴他們,仍能開心地過日子!加油! Fighting !高雄人沒問題的!

  (張) 今天實在非常高興能夠訪問到素蘭小姐,在過去這 50 分鐘,您樂觀的態度和聲音充滿了錄音室,也感染了我和未來的電子報的讀者聽眾。我也希望可以把您不對逆境低頭的堅毅精神帶回臺北,特別是帶回臺大的校園,讓臺大人更樂觀、更進取,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台北聽到您的聲音。

  (素) 基本上我要跟教授說的就是⋯⋯現在網路非常的方便,所以你可以用 internet,或是收音機軟體,聽到港都電台!所以你不管在台北、在紐約、在日本、都可以同步收收聽到我的節目。

  (張) It’s great to know! 謝謝素蘭小姐,非常謝謝您。

  (素) 最後要有個 slogan 嗎 (好像電台的台呼)? Be Gritty (勇敢的)! Be Happy

  (張) Yes,Be GrittyBe Happy!非常感謝!

  詳細訪談錄音檔,請點連結

 

 

 

 

 

 

 

 

 

 

 

 

 

 

 

 

 

 

 

 

 

 

 

 

 

 

 

 

 

 


 

 

 

 
文章發表日期:2014/10/17 / 瀏覽人數:1340
電子報分類
編輯手札 ( 62 )
重要消息 ( 36 )
教師龍虎榜 ( 44 )
TA 實驗室 ( 34 )
GRIT (堅毅) 專欄 ( 18 )
愛習一點靈 ( 130 )
書香悅讀 ( 6 )
教學世界村 ( 16 )
教學魔法書 ( 72 )
教學風向球 ( 15 )
數位修煉 ( 91 )
遠距新視窗 ( 4 )
椰林會客室 ( 16 )
未分類 ( 38 )
本期焦點 ( 14 )
教學發展中心十週年專文 ( 17 )
讀者屬性分類
T 教師
A 教學助理
L 學生
S 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