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出版的新書《載浮載沉的學術:有限學習的大學生活》(Academically Adrift: Limited Learning on College Campus),指出大學生在校園裡的學習不如預期,許多關鍵能力不是沒有進步,就進步未達顯著差異。這本書面市後,大學教育的價值以及績效再次起美國學術界熱烈討論。評量大學績效的方法之一,或許以學生的「學習成果」(learning outcomes) 最為客觀。以學系的角度出發,學系以欲培養的人才訂出教育目標,再依教育目標擬定核心能力。而後,根據核心能力,規劃相關課程;課程與老師教學都在幫助學生培 養各項核心能力,再藉由各種評量方式檢視學生的學習成果。最後,評量結果能夠反饋至教育目標的內涵,藉此針對教育目標進行修改調 整。這一連串的流程為一個回饋迴圈 (請見下圖),透過迴圈不斷循環進行,系上的教育目標與核心能力將更趨確實與完善。而總結性整合式課程 (簡稱總整課程) 正是扮演檢視學習成果的重要工具之一。

自 1990 年代開始重視的大四學習經驗,起因於社會大眾對於大學績效責任的要求,以及雇主對於大學畢業生素質感到不滿。同時,對於改革大學經驗以及檢視高等教育目標的呼籲未曾間斷,因此學者與雇主建議大學不應只是提供學分、授予學位,還應該要提供學生在畢業前能夠有總結先前所學的機會,並為銜接未來就業或升學作好準備。美國大學遂逐漸體會到大四經驗相當重要,於是興起「強化大四 經驗的運動」。總整課程即為大四經驗中典型的模式之一。


總整課程的實踐概況如下:
實施時間:高年級
班級規模:視課程形式而定
課程長度:一至兩學期
形式:

特性:針對特定主題或問題,執行計畫,尋求解決方案
過程:包含形成問題、發展解決問題的方法、執行計畫解決問題等
最終成品:書面報告,並以口頭或多媒體等方式呈現研究成果或產品

特性:
  • 針對特定主題或議題,進行學術研究
  • 適合有意繼續攻讀研究所學位,進行學術研究的學生
  • 重視研究方法與學術寫作
  • 指導老師進行一對一指導
過程:包含文獻閱讀、發展研究設計、資料收集、最後提出對議題的建議
最終成品:學術論文

特性:
  • 針對各種廣泛的主題或問題
  • 藉以延伸並整合所學知識
過程:包含資料收集、閱讀、討論、建立對議題的論點等
最終成品:書面或口頭報告

特性:
  • 強調與未來職場銜接
  • 直接應用所學,與現場工作者經驗交流
  • 學生藉此了解自己角色及反思自己學習經驗
過程:學生直接進入職場環境,實習單位定期提供學生狀況並評估學生表現
最終成品:書面或口頭報告

特性:藉由考試檢視掌握專長領域知識的程度
過程:不僅止於紙筆測驗,也可以是口試,甚至是展演的方式
最終成品:學生成績,可佐以分析報告,提出需要補強的專長領域知識與能力

特性:多面向的學習活動或作品的集結
過程:進行學習活動並記錄
最終成品:歷程檔,可佐以反思報告 (reflection essay) 說明學習經驗

學生學習成果被公認為最有效、最具體的教學評量方式,美國高等教育認可委員會 (Council of Hig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指出,社會大眾、聯邦政府、高等教育社群、教育決策者越來越以學習 成果作為判斷大學教育品質的綜合指標,因此認證評鑑機構也加強運用學習成果的證據,用以檢視高等教育的辦學效果。


在國內,由於大學績效責任以及對納稅義務人負責的意識逐漸抬頭,同時也參考國際趨勢,因此自 2012 年起,國內第二輪的高等教育系所評鑑,已經從注重資源的「輸入」與「過程」,轉為重視「產出」與「學生學習成果」。評鑑重點以學生學習成果為主軸,包括各 系所要培養什麼樣的學生 (即具備哪些核心能力)、資源如何配置、課程如何規劃、學習成果如何評量,以及一旦學習成果不理想,如何改善等。以工程領域為例,為配合國際工程教育認證協定 Washington Accord 的要求,國內所有通過「中華工程教育學會」(簡稱 IEET) 認證的系所,在 2017 前都必須提供總整課程的學生學習成果。由此可知,總整課程被視為大學學習的總體檢。

大四經驗既然相當重要,在這一年中,究竟應該強調哪些重點? 學者指出,大四這一年應該包括四項功能:1. 整合大學所學經驗 (integration) 2. 為大學學習經驗收尾 (closure) 3. 反思大學學習經驗 (reflection) 以及 4. 從大學過渡到下一階段之職涯 (transition)。

  1. 整合 (integration):促使學生總整大學所學,讓大學學習並非只是一塊塊獨立的磚頭,而是完整的房子;並非只是學分的累積,而是有意義的整體學習經驗。
  2. 收尾 (closure):為大學經驗畫下句點。
  3. 反思 (reflection):提供機會讓學生反省思考大學四年學到了什麼? 還有哪些不足?
  4. 過渡 (transition):協助學生順利連結大學經驗以及畢業後生 涯,為未來做好準備。

藉由這幾項功能,大學教育終能完整地拼湊成有意義的樣貌,如下圖所示。


實施總整課程的好處,可由學生、老師與學系三個面向來看。

(一) 學生

  • 回顧:大學課程可能過於片段 (fragmented) 與專精 (specialized),總整課程提供了機會讓學生能夠整合過去所學,了解自己學了什麼,並加以應用,再從過程中反思自己不足之處,予以補強。
  • 前瞻:學生以產出成品的方式,讓學習成果具體化,使學生對自己以及對於邁入下一階段更有信心。大學教育不再只是一張輕薄的學位文憑,而是帶得走的能力,而產出的具體成果成為大學代表作,有助於未來生涯發展。
  • 就業:對於修習專題形式的學生來說,專題題目的來源可以是產業界目前亟欲解決的問題,從產業界找問題,也提早與產業界有所連結,培養就業力。

(二) 老師

  • 驗收:了解學生學習狀況,驗收學習成果。
  • 反思:總整課程不只是讓學生從過程中反思自己不足處,對授課老師而言,也能提供反思的機會,例如課程安排、教學法與評量方式的恰當性、課程活動與核心能力的連結性、改善課程的做法等。

(三) 學系

  • 檢視:總整課程提供了檢視學系核心能力的大好機會,學生整合大學所學,其所展現的成果,正好可以作為學習成效的證據。
  • 修正:檢視學生學習成效的結果,可作為系上課程規劃與教學修正的依據,是相當寶貴的資訊。

(一) 課程目標與核心能力清楚定義。

  1. 開課前,課程目標以及核心能力就必須定義清楚。
  2. 課程的核心能力應與系上的核心能力呼應 (align),藉以檢視學生對 於系上核心能力具備的情形。
  3. 核心能力的數量不宜太多,避免造成評量時的困擾。
  4. 核心能力的內涵與定義必須清楚且具體,避免一項核心能力之下又同時包括好幾項能力,而不易評量。
  5. 學生對於該門課程的教育目標與核心能力,應在課程初始就有清楚 的認識。

(二) 評量方式可包含直接評量 (direct assessment) 與間接評量 (indirect assessment)。

  • 直接評量:直接評量係指直接從學生表現 評估學習成效,例如 考試、報告、專題作品等。評量指標 (rubric) 為評估學生實際表現 (actual performance) 相當有效的評量工具,評量指標為一套評分標準,主要的構成元素有評量面向以及等級,每個標準都明列達成的程度。以「口頭報告」為例,實例請見下表。

    口頭報告評量指標實例

    為使評量指標實用可行、確實發揮作用,以下有幾點建議:

    1. 每項能力的面向與等級以不超過 3 項為宜,免得實際評量時,由於要同時關注太多面向而發現窒礙難行。
    2. 評量指標的內容應該簡化至不論何時評量,都可達到一致的結果(信度),且即使不看指標內容,也能確實掌握評量內容 (效度)。
    3. 建議由授課老師或助教自行發展適用的評量指標。在發展與修改的過程中,會更清楚掌握核心能力的內涵,除了在授課時能更加留意課程設計與教學如何與核心能力緊扣之外,也在評量學生表現時,較容易掌握評量內容。
    4. 學期初就應該公布該課程所使用的評量指標,讓學生知道標準與努力的方向。

  • 間接評量:間接評量指的是學生對於自己各項能力的自我評估與認知,通常以問卷自評的方式得知。為透過問卷了解學生自我評估 的學習成效,問卷施測有以下幾點建議:
    1. 前測與後測的設計方式,能夠了解學生在課程開始前與課程結束 後,能力是否有顯著差異,以檢視教學成效。
    2. 前測的時間點應為剛開學的前幾周,在課程內容正式開始之前完成。後測則在學期末,課程一結束即進行。
    3. 為了能夠比較前後測數據,兩次施測的問卷內容應該一致。
    4. 要能夠確認填答者身分,如此一來,進行前後測才有意義。

從學系的角度思考

  • 總整課程要整合哪些系上課程/專業領域知識?
  • 系上的課程架構如何呼應總整課程? (先修、必修,如研究方法、論文寫作等課程)
  • 總整課程可以檢視系上哪些核心能力?
  • 總整課程與學系/專業認證的要求或關聯性為何?
  • 系上老師是否都對總整課程的價值、目的、深度、廣度等有共識?
  • 總整課程如何協助學生畢業後的發展?
  • 如何協助學生做好修課準備?
  • 總整課程授課老師的專業發展需求為何?
  • 系上針對總整課程提供哪些資源/支援?
  • 何種形式的總整課程最符合學系的需求與教育目標?
  • 總整課程學分數該如何分配才合理?

授課教師由課程角度思考

  • 哪些因素可能妨礙總整課程的成效?
  • 哪些因素可能增進總整課程的成效?
  • 若為合授,授課老師之間對於課程目標、進行方式、評量方式等是否有共識?
  • 我需要哪些資源/支援,讓總整課程得以成功?
  • 課程進行方式為何?
  • 若需分組,如何組成小組?
  • 專案計畫或研究的主題來源與選擇為何?
  • 如何評量學生的課堂表現?
  • 學生可能是第一次進行知識整合,如何使學生上手?
  • 如何掌握學生學習進度?
  • 學生程度有落差該怎麼辦?
  • 學生的知識基礎不夠紮實該怎麼辦?
  • 如何處理打混或搭便車 (free riders) 的學生?
  • 如何處理跟不上的學生?

授課教師由學生角度思考

  • 學生是否瞭解總整課程的目的?
  • 學生已經知道什麼 (知識)? 會什麼 (技能)?
  • 學生想學到什麼?
  • 學生會學到什麼?
  • 修完這門課,對學生畢業後有何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