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學資料庫
 本文章點閱
[政大] 992課程設計與教學發展工作坊系列報導(四)我是老師,但我理解學生

文章來源:http://ctld.nccu.edu.tw/ctld/?cat=357&paged=2




992課程設計與教學發展工作坊系列報導(四):實體對話(單元二)我是老師,但我理解學生
【記者黃鳳丹報導】
只有老師單方的精心布局與思考演練,並不能因此產生一門學生喜愛又受用的好課,所以教學發展中心舉辦一系列「課程設計與教學發展工作坊」,將整個 「學習」情境下的所有角色,包含學生、老師、上課教材等等,一一納入討論與檢視,有了單元一「教學內容統整」後,接下來要思考的便是「理解學生如何學 習」。
光是老師想破頭的課程規劃,學生不領情也是浪費所有精心設計的教學生內容。6月17日舉辦的單元二「理解學生如何學習」企圖思考一個問題:「要帶學 生去哪裡?」由數位組李昌雄組長帶領,先從觀摩台灣大學物理治療學系胡名霞老師的教學案例,再由本校會計系王小蕙老師與法律系陳貞如老師,個別討論與檢視 自身的教學設計。

不分文理科 學習就是做中學
也許有人會問:「商科與法科的課程,應該不能用醫科的教法來檢視?」實則不然,看看一堂「Motor learning」由台大物理治療學系胡名霞老師所開設的課程重點,是「臨床決策、面對病人的服務」、「人類如何藉由經驗來學會動作?」「亦即探討動作技 巧的學習過程、理論機制並藉以促進學生與病人的動作學習成效」,清楚地表達,一旦到了學期末,修習該門課程的學生所應該被預期獲得的知識與能力。
所追求的目標很簡單,只有三個:「What?有哪些理論、理論內容為何?」、「Why?為何如此解釋、背後機制,尤其是神經機制,神經塑性為 何?」、「How?如何利用實證研究成果來促進臨床應用?」,在課堂上充分利用同儕之間的互動與角色扮演,體會醫者或病人的心境,並以知識作為任何行為基 礎,從「做中學」便可將Knowledge(知識)、attitude(情意)、skill(技巧)完整結合。


相信,讓學生做更多學更多
會計系王小蕙老師以其開設的「審計學」為檢視對象,她強調審計學是以會計學知識為基礎,進而學習如何真正運用的一門課,避免空有會計學知識,但面對 財務報表時,卻沒能真正看出它的問題所在,所以必須「懂得問、懂得聽,懂得蒐集資料」,因為要透過很多人與人溝通的技巧才能「查核事實」,只是王小蕙老師 仍在課程設計中規畫了約占幅70%的知識性授課。
李昌雄組長則於此提醒「要把學生帶去哪裡?」,既然「查核事實」是人與人溝通的技巧問題,因此在課程設計中理當除了一部分是用教的,更重要的是從實 務面操作。因為實際上老師所強調的「知識重點」往往與「期望學生獲得能力」並不相同,所以老師應該要給學生一種很有吸引力的「能力」,啟發學生的學習欲 望。
李組長表示,學習如何說服客戶,並非僅由學生在課堂上的小組討論或交換意見所能達成,應就如同台大胡名霞老師的方法,藉由醫病關係角色扮演,在面對面的真實情境中,「研判,下決定」,而在審計學中便是訓練出「溝通」能力,因為角色扮演才可以真正從該角色上學習並體會。
例如某甲扮演客戶,可以明白如果有所隱瞞的此刻當下心境,或是如果某甲扮演審計師,可以學著怎麼去問出真正的事實與問題所在;而在這樣的問出問題能 力學習上會遇到怎樣的困難。角色扮演後才來討論/檢討,或者在此時才給一個案例教學,討論每個人遇到的同/不同情境或問題,解決了沒?如何解決?過程如 何?集思廣益,別人想到了,你沒想到?
而在這裡便可以看到,學生在「蒐集資料」的當下已轉化成執行力,因為這所謂的蒐集資料不僅僅是翻書、找課本、上網瀏覽,更是從當下情境的聽聞觀察、 分析並且判斷,李組長說:「真實情況下,學生是可以主動攫取他想要的東西」。因此他建議王小蕙老師降低知識性授課的比重,相信政大學生,理應會自動自發, 讓他們做更多,學更多。

給學生一個未來圖像
大篇幅授課比重的課程設計概念,同樣發生在法律系陳貞如老師的「國際經濟法」,該門課程授課對象為外交系大學部三、四年級生,所以這門課也算是進階 課程,是以「國際公法」為知識基礎。陳貞如老師將整學習課程分成五大部分,並且逐一講解,期待的是學生「追求知識、應用」,至多分析、觀察,藉由專題報 告、考試表示意見。
不過同樣的問題是「學期末時,學生獲得怎樣的能力?」李組長不禁一問,他提供了其他可能的授課方法包含角色扮演(團隊組成國家/私人企業)、成功經驗者/案例、爭議議題/時事、可思考的議題等,而不僅是考試與報告。
給學生一個模型與追求目標的圖像,讓學生明白為了達到這個目標(知識、能力),而這會對學生有什麼幫助,因此在這個學期學生必須付出多少時間、心力,這個過程長怎樣,請他們要準備與投入,如此一來學生的熱情才能被激發

如果我是學生?
回到這個工作坊的主題「理解學生如何學習?」李組長認為,簡單的來說就是從學生立場思考,「如果我是他?為什麼他要學?為什麼值得他學?學期末時他可以學到什麼程度?對他有什麼影響?」慢慢修正課程設計,讓老師付出的每一份心力都不浪費,而且還能有豐富的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