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95 2016/07/20
回首頁 編輯室 活動訊息 臺大演講網 過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
投稿/回應
教學發展中心十週年專文
臺大教發中心的今與昔:蔣丙煌老師專訪

文/張智恆

臺大教學發展中心創立屆滿十週年,我們有幸邀請在推動中心建設一事上不遺餘力的臺大前教務長蔣丙煌老師接受訪問,回顧臺大教發中心的創設理念及緣起。透過蔣老師對過往經驗的分享,我們得以重拾教發中心草創時期鮮為人知的片段,溯源根本,嫁接起臺大教發中心的今與昔。

教學發展中心創立理念

「教學一定是本分。」

問起臺大教發中心的創設宗旨時,蔣老師毫不遲疑地答道。而這簡短而篤定的回答,也讓我們看到了蔣老師對臺大一直以來的期許,感受到他對教學的堅持及熱忱。或許,正因這般教育家的襟懷,才使來自臺大食科所的蔣老師毅然決然投身臺大教學系統的改革,建設當時尚毫無基礎的教學發展中心。

「教學」與「研究」是一所大學的兩大核心要務,二者之間不應有所偏廢,這是蔣老師一直以來堅持的理念。然而,過去臺灣的大學一般都著重在研究的發展,無形間輕忽了教學的重要性,即使當時作為最高學府的臺灣大學亦是類似的情況。2006 年,臺大教學發展中心便是在這樣的背景及需求下建立,目的在於彌補學校在教學上的不足,平衡研究與教學的發展。此時,蔣老師與理念相近的同事,全心投入中心之籌設,以期它未來能成為臺大教學系統的堅實後盾,達到提升教學品質的效果。

然而,提升教學品質並非空口說說便能做到的。若欲振興教學,首先必須對教學的內涵有所理解。蔣老師認為,教學其實包含著教導與學習兩個層面,必須同時從「教者」以及「受教者」著手。師者必須能提供學習的引導,而不流於知識的灌輸。同時,師者必須選擇合適的教學方法,並且不斷更新教學方法及內容,將所授之物與自己的研究結合起來,肩負起知識的生產與傳承的重責大任;對學生而言,學習亦不能停留在教科書以及教授內容的記憶。學生若不知道如何將知識與價值內化、活用,將只是因循考試制度下的記誦以及填鴨。

對蔣老師而言,教與學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如此之理念亦反映在中心的組織架構上。他認為,無論是「教」或「學」都必須有它相應的支持體系。時至今日,教學發展中心已經具備相當規模。除原有的「教師發展組」、「數位媒體組」、「學習促進組」以及「規劃研究組」,尚有增設的「創新教學組」,共同支撐起全校教學事務的規劃及運作。從中心之組織規模,足見中心處理業務之繁多、涵蓋層面之廣,除了已經顧及「教」與「學」的面向外,尚具備其他眾多機能。然而,教學發展中心的從無到有並非一蹴可幾,而是一連串摸索以及借鑒的過程。

教學發展中心草創史:赴美考察

2006 年 4 月中旬,臺大教發中心尚未正式運作,蔣老師與江宜樺老師、莊榮輝老師等中心創立元老等人,組成考察團隊遠赴美國,訪問數所知名頂尖大學,期望能從其教學組織及系統得到借鑒或啟發。考察團隊總共參訪了哈佛大學、麻州大學 Amherst 分校、耶魯大學以及麻省理工學院四所頂尖大學。蔣老師回憶道,這段珍貴的參訪經驗,一方面為中心日後的組織架構規劃,提供了靈感以及養份;另一方面,透過國外經驗之對照,考察團隊除了對教學內涵與實踐有更豐富的認識外,更體認到臺灣大學教學體系之不足,加深當時一行人改革臺大教育系統的決心,從中獲悉中心未來所需努力的方向,深刻地影響了臺大教發中心日後的發展。

取法外國教學系統

蔣老師指出,國外大學一般都會建立支持教師從事教學的各式機構及體系。在設立教發中心前,臺大提升教學品質的方法,基本上只有教師評鑑制度,與國外大學教學體系的發展有著一定差距。相較之下,國外大學具備相對多樣且富機能性的教學機關或組織,最具代表性的包括教師自治體系、或是媒體中心 (Media Center) 等,其功能以及所提供的教學服務,都相當值得國內大學師法。不過,蔣老師也發現,國外的教學機關都是因應各學校的需求而陸續產生,並非事前即做好較為通盤的規劃。因此,各部門間的組織往往較為鬆散,其負責單位、經費來源也不一致,在管理以及功能分工上較缺乏效率。蔣老師體認到,臺大不能僅止於複製國外大學的經驗,更必須改良國外的教學系統;應該將原本分散在各類教學機構的功能及服務,集中統合在單一的中心之下,以形成結構更為嚴謹,功能分工更為緊密的組織。事實上,日後教發中心針對教師、學生、教學媒體、和教學研究的四組設計,便是參照國外各式教學機構的業務及機能後,予以組織化的結果。蔣老師認為,臺大起步雖然較晚,但也因此可以整合國外教學機構的長處,再加上組織化管理帶來的優點,在提升教學品質一事上,一定是不遜於國外大學。

新進教師及助教的培育

教學發展中心團隊赴美「取經」的另外一項主要成果,便是新進教師研習的制度化。國外大學通常有舉辦新進教師研習活動的習慣,但其舉辦的時間及模式往往是不固定的。蔣老師認為,教師研習活動的目標在於建立起新任教師教學方法上的基礎,並提供教師和同儕熟絡的機會。而將研習制度引入臺大後,教學發展中心便固定每年在溪頭舉辦「新進教師研習營」,在其高峰期更達到每年近百位教師參加的記錄。蔣老師指出,長期而言,研習制度能夠達到更新學校教師素質的功效。隨著年老教師退休,校內參加過研習營、受訓教師的比例越來越高,學校的整體教學品質也就會跟著漸次提升。此外,研習制度也是幫助教師與教發中心之間,建立互信關係的開始。新進教師因為研習營而和教發中心產生連結,讓他們更願意響應中心舉辦之教學工作坊,或是向中心諮詢教學方法,這對學校整體教學素質都具有正面影響。蔣老師也認為,教發中心應該是教師們的「靠山」,讓他們在尋求協助或意見時能夠有所倚靠。

除了教師,助教 Teaching Assistant (TA) 也是教發中心的重點培育對象。在考察團赴美時,助教制度在美國已經推行數十餘載,但在臺灣則尚未發展成熟。在觀察各校助教制度的施行狀況後,考察團意識到助教能為教學帶來的助益。蔣老師指出,助教是作為教師的輔助者而被納入教學訓練的環節中。理論上,助教需要負責帶領討論課,並在課餘時間解答學生問題,或是提供作業的修改建議。也因此,對他們來說教學方法及技巧的掌握是不可或缺的。蔣老師也提到,除了實務需要,學校挹注心力及成本在助教的培訓,其實也是為了未來可能的任教人才進行投資。這些受過教學倫理及方法訓練的助教,若在完成學位後回校任職,便能成為現成的優良教師,省去新進教師剛開始教書時可能碰到的麻煩。

學術空間的規劃

學校空間的規劃並非全由教發中心所決定。但是,如何設計以及規劃有限的可運用空間,使其對教學產生更大助益,也是當時教發中心所認識到的新課題。對照國外寬敞且多樣化的教學及學習空間,蔣老師體認到,臺大學術空間的規劃,無論是質或是量都還有待加強。當時,臺大除了一般教室,尚無一個理想的學習開放空間 (Learning Commons),作為指導者與學生交流資訊及經驗之用。另外,在龐大學生數量的對照之下,臺大當時的學習討論空間也是略嫌不足的。蔣老師也回憶到,當時的臺大幾乎沒有足夠寬敞的教室,提供大師級教師進行講演。曾經有知名學者在臺大講課,卻因為臺大沒有能夠容納所有聽眾的教室,而造成必須移駕臺大附近的懷恩堂講課的窘境。而面對這種種問題,蔣老師回顧道,他們當時決定,從增設學習空間以及增進空間功能多樣化來著手。例如在學校內規劃更多、更寬敞的討論區域,提供學生討論的地點,並且額外設置隔音的研究小間,給予學生安靜的討論環境。透過這些學習空間的增劃及改進,讓學生的學習效果得到了顯著的提升。

結語

回顧中心創設理念、分享赴美考察的經驗及思索後,蔣老師也對當今的臺大教學發展中心致上誠摯的祝福,並且期待中心在維繫最初教育理念的同時,能研究出更多提升教學品質的方法。蔣老師提到,教學的技術及理論一定要與時俱進,隨著社會及科技變遷而做出調整,切莫墨守成規,而要追求不間斷的精進。臺大教學發展中心已經度過了第一個十年,蔣老師最後期許,它能夠傳承過去經驗並創新既有資源,不斷進步、自我砥礪,向下一個十年邁進!

 
文章發表日期:2016/06/21 / 瀏覽人數:943
電子報分類
編輯手札 ( 62 )
重要消息 ( 36 )
教師龍虎榜 ( 44 )
TA 實驗室 ( 34 )
GRIT (堅毅) 專欄 ( 18 )
愛習一點靈 ( 130 )
書香悅讀 ( 6 )
教學世界村 ( 16 )
教學魔法書 ( 72 )
教學風向球 ( 15 )
數位修煉 ( 91 )
遠距新視窗 ( 4 )
椰林會客室 ( 16 )
未分類 ( 38 )
本期焦點 ( 14 )
教學發展中心十週年專文 ( 17 )
讀者屬性分類
T 教師
A 教學助理
L 學生
S 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