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95 2016/07/20
回首頁 編輯室 活動訊息 臺大演講網 過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
投稿/回應
教學發展中心十週年專文
讀無字句之書,與有血性之人共事──回首臺大教學發展中心的創建

文/江宜樺 (前臺大教學發展中心主任)

  臺大教學發展中心的創建,是臺大提升教育品質的關鍵決定,也是個人服務臺大期間饒富意義的一段生命過程。今年 (2016) 適逢中心成立十週年紀念,謹以此短文與大家分享教學中心草創時期的一些故事。

  2006 年,我剛卸任臺大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職務,積極參與臺大共同教育委員會籌劃中的通識教育改革。那個時候,剛接任臺大教務長的蔣丙煌教授,有感於臺大長期偏重學術研究成果的發表,卻對學生的教育與學習不夠重視,擔心臺大愧對社會各界對培育國家人才的期待,因此很想成立一個校級的教學研究單位,實際扭轉臺大「重研究、輕教學」的偏差。

  我與蔣教務長原本互不相識,有一次在臺大共同教育委員會的諮商會議上,他聽到我對國內外通識教育利弊的分析,可能心有同感,因此隔天就約我見面,請我出來籌辦臺大的教學發展中心。我因為前幾年已經做了不少行政工作,當時只想恢復單純的教學研究生活,因此婉拒了他的邀請。但是,沒想到教務長打定主意就不放棄,接著又親自到徐州路校區來找我,名為參訪巡視社科院,其實就是要我去總區幫忙。因為我還是沒有鬆口,所以他又繼續找人遊說,前後來回幾次。後來我拗不過他,只好答應出來幫忙。

  在當時,臺大教學發展中心並不是台灣最早成立的教學中心。在我們成立之前,東吳大學已經設立了具有專職人員的教學資源中心。但是除了東吳之外,台灣陸續籌辦中的教學發展中心 (或教學資源中心),絕大部分像是虛應故事,頂多有一位兼任性質的主任,下面配置一兩位聘僱人員或工讀生,每學期舉辦幾場教學經驗分享的演講,就表示學校也重視教學。但這不是我理想中的教學發展中心。

  我在美國留學時,對國外名校最深刻的印象之一,就是它們的「大班授課、小組討論」。之所以採取大班授課,是因為學生都想選修口碑好的課程,所以某些名師常常一門課就有幾百人選修。之所以會有小組討論,是因為學校重視學生的學習品質,不希望學生修一門只有上課聽講、期末考試或繳交報告,而是在每週的學習過程中都要真正閱讀教材  (或進行實驗),並以小組方式 (通常不超過十五人) 認真討論問題。這種情形在全校性質的通識課程、或系所熱門的基礎課程中最為常見。

  因為採取「大班授課、小組討論」,所以學校必須幫開課老師配置一群「教學助理」,由熟悉相關教學內容的博士生來幫老師帶領小組討論,同時也要有足夠的小教室或學習空間,讓各個分組得以順利進行小組討論,而不是在一間大教室裡分區討論、彼此干擾。因此,這種制度牽涉到教學助理的培訓、薪資、評分責任,也涉及教室空間的調度、討論時間是否算學分、有沒有辦法利用新興的資訊科技等問題。老實講,當時台灣所有大學都沒有類似經驗,也無法想像能提供足夠的資源。

  出乎意料的是,蔣教務長聽完我的分析之後,表示這種教育改革工作有意義,學校絕對願意玩真的。他除了承諾建立一個配置充足專職人員的常設單位,也同意從五年五百億頂尖大學計畫經費中撥款掖助;除了說服校長增設副教務長一職來負責教學中心業務,也積極請總務處幫忙找出可以容納十幾人辦公、並可開會辦活動的空間。至於教務處全體同仁,更是在他一聲令下總動員,包括課程規劃、教室調度、資料庫開放、院系配合推動等,所有事情同時展開。我必須承認,我沒有碰過這麼勇於任事,而又充分授權的長官。因此,在他的信任與支持之下,我就一頭栽進臺大教學發展中心的創建工作。

  做事首重人才。我始終相信只有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做起事來才有勁、也比較可能成功。因此,我也效法蔣教務長三顧茅廬的作法,開始一個一個去延聘教學中心各組所需要的領導人才。我很幸運說服了生化科技系的莊榮輝老師來擔任教師發展組組長,外文系的葉德蘭老師 (及稍後的動物科技系丁詩同老師) 來擔任學習促進組組長,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系的岳修平老師擔任數位媒體組組長,以及師資培育中心的符碧真老師擔任規劃研究組組長。在中心的行政業務上,我也很幸運請到趙永如編審來幫忙領導相關業務同仁。這幾位都是教學中心草創時期的核心幹部,有了他們的帶領,各組才得以進一步找到認真負責的工作人員,引進更多優秀老師來打造交流平台,並順利推動各種嶄新的制度與有趣的活動。

  在中心創立的前兩年裡,有幾件事情是特別值得一提的。

  第一件是溪頭新進教師研習營。臺大每年新聘的老師都是很傑出的學者,但是很多人剛從國外獲得博士學位,雖然充滿教學熱誠,可是對於臺大的教學環境及設備資源其實不太瞭解,尤其對臺大學生能夠接受的教學方法及課業負擔,更與實際情況有認知上的差距。另外一方面,他們也渴望瞭解學術生涯上的重要問題,如學術合作、申請計畫、研究發表、升等續聘等等,都需要有豐富經驗的資深教師來指點。換言之,新進教師也需要有人幫忙他們適應臺大的教學研究環境,因此我們決定每年開學前,邀請所有新進教師到臺大溪頭林場舉行三天兩夜的教師研習營。

  把老師集中到溪頭去,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第一,溪頭環境幽美,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臺大勝地。每位進入臺大的老師如果都能在這裡共度三天兩夜,除了切磋教學技巧,並流連於雲嵐竹林之中,一定會留下極為美好的回憶,終身以任教於臺大為榮。第二,溪頭林場遠離塵囂,新進老師一旦來到溪頭,研習期間就不太可能隨時離開,像在總區一樣溜回研究室,或到校外演講開會,這樣研習效果效果才會好。第三、我們希望這樣的活動能變成一種傳統,是每一屆新進教師引以為傲的經驗,也是每一位傑出資深老師期待受邀的一種榮耀,而在活動之後,他們又可以在校園中以此為基礎,進一步擴大老師彼此之間的情誼與合作。

  第二件值得說明的是教學助理制度的建立。我在前面已經提到,我之所以答應教務長擔任教學發展中心主任,主要就是為了創建台灣前所未有的教學助理制度。原本在教育部的補助下,各校就有分給研究生的助學金。但是這筆助學金很少,每個系所應用的方式也不一樣。有的系所只分配給成績比較好的學生,有點像獎學金的性質;有的系所平均分給所有研究生,有點像大學生的導生費。但不管哪種作法,系所相對要求研究生做出的貢獻很有限,通常是當老師的兼任研究助理、輪流幫系所辦公室打雜、或根本沒有任何義務。

  我想建立的教學助理比較像美國知名大學的博士生教學助理,就是必須幫老師帶領大學部修課學生進行小組討論,並幫老師初步評定大學生的平常成績。我們認為美國這套制度很好,因為它不僅讓教授大班課的老師有充足的研究生助理減輕教學負擔,也可以讓大學生除了聽課之外還有機會分組討論,而分組討論對深入問題、溝通表達、團隊合作等等都有幫助。另外,負責帶領討論的研究生也可以提早學習當老師的技巧,並成為老師與大學生之間溝通的橋樑。但是這套制度國內不熟悉,所以我們每個學期開學前,都必須辦理「教學助理研習會」,要求所有第一次擔任教學助理的人參加,跟他們詳細說明權利義務、帶領技巧,並按學科類別的特性,分別找有經驗的教學助理來傳授心得。

  推動兩年之後,臺大老師就漸漸知道教學助理的好處,申請配置助理的老師也越來越多。而在研究生方面,由於我們建立了遴選傑出教學助理的制度,因此大家基於榮譽感,也越來越積極精進自己帶領小組討論或實驗的技巧,正面效果十分明顯。我曾經半開玩笑的跟同仁講,我們這個制度建立口碑之後,臺大就不可能走回頭路了。雖然剛開始教學助理的經費是來自五年五百億特別預算,但哪怕將來特別預算沒了,學校也必須從經常預算或校務基金拿出錢來繼續辦,否則老師、研究生、大學生都要造反了!果然,從 104 學年度開始,這筆經費就改由校內經費支出了。

  當然,在台灣推動美式的教學助理制度,也有一些結構性的困難存在,使我們不可能做得跟美國一樣好。首先是小組討論課要不要算學分?要在大班授課之外另外找時間地點進行,還是併入大班授課之中,佔用到老師的講課時間?其次是博士生人數不足,我們必須要運用碩士生,但碩士生的程度是否會降低討論課的水平?第三是這種制度大概只能在條件比較好的大學推動,一旦全國其他院校群起效尤,會不會造成橘越淮而枳的後果?還好,前兩個問題我們用邊做邊學、彈性處理的方式,都可以因應得不錯 (譬如,我們發現許多研究生的熱誠及水準超過博士生)。至於第三個問題,我相信一直存在。因為台灣比較悲哀的一個現象,就是每個學校都想學臺大,但其實不同類型的學校應該發展出最適合自己的教學模式。我在各地演講時經常強調這一點,只是實質效果有限。

  第三,我們在促進學生學習方面,也做了一些努力或實驗,包括整修圖書館的一塊閒置空間,讓它變成幽雅實用的學習開放空間,學生們可以利用這個空間討論課業、發表學習成果、或尋求課業個別諮詢服務。開放空間剛落成的時候,我們幾個同仁常在那裡流連忘返,很羨慕現在的臺大學生能夠有新總圖及學習開放空間這種優美的環境。後來,隨著學校興建新的教學大樓,也繼續增加其他類似的學習開放空間。此外,我們也以小額經費鼓勵學生成立各式各樣的讀書小組,讓大家在正式課程之外,也能多一些跨學科、實驗性的自發討論活動。讀書小組不是我們從美國學來的東西,純粹是我們自己在大學時代愉快經驗的傳承。差別是當年讀書小組是在學生社團中推動,而我們則把它納為教務處促進學生博雅教育、多元學習的一環。至於臺大學習歷程檔案 (ePortfolio) 的推動,也是當時我們與教務處資訊組合作開發的項目之一,希望對於學生自我成長及將來就業,能夠產生一些正面的作用。這項業務在開發完成後,已經移交資訊組維護管理。

  第四,數位科技的運用,毫無疑問是大學教育越來越重視的一環。當然我們都知道,大部分老師對教育科技的進展所知有限,而且知道之後也不一定想運用到教學之中,我們只要看投影機在老師之間引起的正反意見,就可以知道不是每個人對每種科技都有興趣。因此我們從一開始,就界定教學中心的角色是要引介各種數位教學科技給老師,但不會強迫老師使用數位科技。在這個原則下,我們利用演講場合跟中心電子報,不斷將數位匯流的概念,以及國外大學使用的教學科技或軟體,介紹給臺大的老師和教學助理。此外,我們也開始整修新聞所負責管理的數位攝影棚,希望將來有一天它能發揮更大的效用。

  最後,我要談一下規劃研究組對教學發展中心的意義。中心剛成立時,我就決定帶幾位組長到其他國家實地瞭解一下別人精進教學的作法,以作為我們設計制度的參考。這個任務由規劃研究組負責,很快地符組長她們就規劃出一個完整的行程,參訪哈佛、耶魯、印第安那、密西根等名校的教學發展中心。那次的考察收穫很大,包括在哈佛時適逢他們舉辦教學助理研習會,讓我們實地看到該校如何訓練教學助理。後來,我們又規劃了一個東亞地區的考察團,實地瞭解新加坡、香港若干知名大學的相關制度。我們除了瞭解文化差異對教學環境的影響,也清楚知道了臺大在許多方面其實做得還不錯。當然,規劃研究組以師資培育中心為基礎,無論在教學評量問卷、學生學習態度等課題上,也都提供給中心十分寶貴的分析。

  任何一個制度的建立,都要靠許多人無私的付出才有可能。我很幸運在臺大教學發展中心創建的時期,得到李校長、蔣教務長大力的支持,以及諸多同仁、師長的幫忙,使中心在短短兩年期間就站穩了腳步,讓臺大教學改善工作能夠持續順利推動。最近瀏覽中心網站,看到許多當年大家集思廣益、研議出來的制度,至今仍然獲得師生支持,心中感到十分欣慰。尤其在一些小地方,譬如中心招牌的書法、中心 CTLD 的紅色 logo 等等,每個細節背後都有這位或那位朋友的協助,令人勾起許多甜蜜而難忘的回憶。誠如一位同仁引述某位師長的教誨:「讀無字句之書,與有血性之人共事」,教學發展中心十年歷史,亦復如是。個人衷心期盼,在教學發展中心邁入第二個十年之際,能夠匯集更多有智慧、有血性的師友,以「為國育才、無怨無悔」的胸襟,讓臺大的教學品質更上層樓。

 
文章發表日期:2016/04/08 / 瀏覽人數:621
電子報分類
編輯手札 ( 62 )
重要消息 ( 36 )
教師龍虎榜 ( 44 )
TA 實驗室 ( 34 )
GRIT (堅毅) 專欄 ( 18 )
愛習一點靈 ( 130 )
書香悅讀 ( 6 )
教學世界村 ( 16 )
教學魔法書 ( 72 )
教學風向球 ( 15 )
數位修煉 ( 91 )
遠距新視窗 ( 4 )
椰林會客室 ( 16 )
未分類 ( 38 )
本期焦點 ( 14 )
教學發展中心十週年專文 ( 17 )
讀者屬性分類
T 教師
A 教學助理
L 學生
S 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