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95 2016/07/20
回首頁 編輯室 活動訊息 臺大演講網 過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
投稿/回應
教學世界村
莉莉會議(Lilly Conference)參訪心得

文/符碧真(臺大師資培育中心教授)

一、 Lilly Conference 簡介

  Lilly conference 在美國高等教育界相當有名,是一項為提升大學教學品質的會議。以 Lilly 為名,主要是與 Lilly 基金會有關。Lilly 公司是一家美國著名的製藥公司,為延伸其對社會的貢獻,成立了 Lilly 基金會,是美國第三大私人慈善基金會。長久以來,該慈善基金會贊助的三大方向包括社區發展、宗教團體、教育。

  美國大學頗為著名的「莉莉教學方案」(Lilly Teaching Fellows Program) 就是由該基金會贊助的(請見第 2007 年 3 月電子報),旨在推動教學卓越的工作。大學的教學中心向 Lilly 基金會提出計畫書,申請「莉莉教學方案」經費補助,補助期間為三年,雖然三年過後基金會就不再繼續補助,但許多大學仍沿用這個名稱,並繼續推動此方案。

  由於響應「莉莉教學方案」的美國大學眾多,後由俄亥俄州的邁阿密大學(Miami University)主導「莉莉會議」(Lilly Conference),致力於推動大學教學的研究(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每年都舉辦一次國際性的 Lilly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今(2008)年在邁阿密大學舉行第 28 屆會議。另外也辦理地區性的 Lilly Conference,以 2008-2009 年為例,相繼在密西根州、北卡羅萊納、加州及達拉瓦州辦理四個場次。

  Lilly Conference 的傳統是(1)經驗分享、(2)爭議性問題的辯證、(3)發展長久專業的友誼。參與者多是對學生學習相當投入的各學科大學教師。Lilly conference 基於學習社群(learning community)的概念,會議各場次的進行都非常強調參與、相互合作、互動,而非傳統讀論文的學術會議。希望藉由分享經驗、討論,會議結束後,與會教師都能帶回一些想法,繼續為創造學生更好的學習環境而努力。

  俄亥俄州邁阿密大學(Miami University)主導的 Lilly Conference,提供大學教學研究(Scholarship of Teaching & Learning)口頭發表的園地,還出版 Journal on Excellence in College Teaching 學術期刊,作為教師書面發表的園地,迄今已有 28 年的歷史。另外為慶祝教師學習社群發展迄今 30 年,該校也將於今(2008)年暑假首次出刊 Learning Communities Journal 學術期刊,供學者投稿。

二、 本次會議概述

Lilly conference  筆者出席今(2008)年 9 月 18-21 日在密西根州 Traverse City 舉辦的第八屆 Lilly Conference,會議主題是「千禧年代的學習:二十一世紀的教學」。二十年前一般大眾開始購買手提電腦,網際網路尚未流行;現在 PDA 盛行,個人不但攜帶掌上型電腦,而且可以隨時隨地取得資訊。在教師與學生隨時隨地都可以取得無限資訊的時代,大學教學面臨前所未有的機會與挑戰。

  今年大會主軸有四:(1)主動學習(active learning)、(2)善用教學科技提升教學品質(teaching well with technology)、(3)發展多元文化知能(developing cultural competency)(4)永續環境(sustainability)等。然整體而言,優質大學教學的共同點是(1)主動學習(active learning)、(2)學習評量(assessment)、(3)鼓勵學生參與(student engagement)、(4)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5)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等五項。三天半的議程包括 4 場教學工作坊、5 場大會講演、105 場次同時進行的報告、30 個壁報、20 場圓桌討論、215 位來自美加的報告人。430 位註冊與會者,分別來自 99 個機構,以美國大學教師為主,亦包括台灣、印度尼西亞、韓國的教師。

三、 參加會議內容摘要

  本人共出席 15 場次的會議報告,茲將印象較為深刻的內容摘述於下:
  (一)教學技巧:會中有好幾場次是講者詢問出席者在教學上有何困難,教師們分別提出自己教學上的困難,如:大班教學該如何有效率的教學、小組討論該如何鼓勵學生參與、學生閱讀能力低落該如何提升、學生欠缺學習動機該如何激發、該如何使用合作學習等等,而後彼此分享經驗與訣竅。
  (二)新世代學生的學習:Howard & Strauss (2000) 指出美國二十一世紀新世代的學生,不同於以往的 X 世代或嬰兒潮世代,他們有被需要(special)、團隊取向(team-oriented)、被保護(sheltered)、信賴權威(conventional)、成就導向(achievement-oriented)、自信(confident)、 競爭壓力大(pressured)等特質,大學教師面對這樣的學生,該採取哪些策略以引發他們的學習動機。
  (三)合作學習:會中有好幾場次觸及合作學習,一方面運用認知心理學說明合作學習的三大原則,(1)學生新知識的建構需奠基在過去已有的知識之上(prior knowledge)(2)學生需有高度的知識基礎與概念架構(deep foundational knowledge)(3)學生需有後設認知(metacognition)監控自己的學習狀況。另一方面指出常用的合作學習法策略,包括學習成就小組(STAD)、競賽小組(tournament)、拼圖法(Jigsaw)等,希望小組成員相互幫助或競賽以提昇學習成效。
  (四)文化素養(cultural competency):美國大學意識到校園內學生背景日趨多元化,希望大學教師對不同族群、性別、社經背景學生的學習有所理解,以避免誤解。有一場邀請美國及中國大陸的語文教師比較中美學生學習上的文化差異:例如在教學法上,華人傾向採講述法,美國傾向師生互動;在師生關係上,華人像親子,美國像朋友;在回家作業的安排上,華人教師傾向要求學生背誦單字、課文,美國傾向要求學生創意寫作。
  (五)學術寫作:雖然與會者多是對教學有興趣的大學教師,但是他們也都希望寫書或向學術期刊投稿,惟共同的困擾是沒有一大塊空白的時間(big blocks of time)可供寫作。講者引用 Boice(1989)六年實徵研究的結果指出,每天寫作 30 分鐘者,在投稿數量及稿件被接受數量的表現都比維持過去習慣者為佳。

四、 心得感想
  (一)參與者多為各種任教學科的大學教授,出席會議的目的多在尋求教學困境的解決技巧。好幾個場次由主講者提供自己授課經驗與技巧,彼此經驗分享與相互討論。這些「小撇步」有些「盍各言爾志」的味道,較欠缺學理或是證據的支持,常覺得抓不住這些 tips 背後的道理,而只有「點」的認知。如果講者能夠先鋪陳一些相關理論或實徵研究結果的脈絡(context),聽眾較容易掌握原理原則,自我發揮,進而舉一反三。
  (二)參與者多為社區學院或教學型大學的教師,幾乎沒有研究型大學教授出席。這類學校面對的學生特質可能較為相近,可能較能引起共鳴。美國大學有明顯的分化,教學型大學及社區學院會關注素質較差、還沒準備好的學生(unprepared students)該怎麼教學,以提升學生學習效果。國內 160 多所大學都想朝向綜合性研究型大學發展,但是大多數大學面對的學生是素質欠佳,甚而是尚未準備好念大學的學生,可能可以參考 Lilly Conference 的理念與作法,針對這類學生討論該如何教學,以提升學習效能。
  (三)以教學為重的社區學院及大學似乎形成了自己的社群,建立了專業網絡。每年均辦理國際性及區域性的 Lilly Conference,讓熱衷教學的大學教師可以分享實務教學技巧與經驗,提升教學效能。Journal of Excellence in College TeachingLearning Communities Journal 兩種重視研究大學教學的專業期刊,也讓有心投入自己專業領域教學研究的教師(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有出版發表的園地。整體而言,相關配套措施相當完整,使得以教學為重的大學教師找到自己的定位,追求自我成長與發展,而不需一味以研究型大學為標竿,呈現美國大學的多樣性。
  (四)Lilly Conference 不同於筆者過去參與的專業學術的會議,非常強調互動,講者常常要每位聽眾參與小組討論,發表意見,或者要聽眾當學生實際演練教學法,而聽眾對於講者的要求幾乎都積極正面回應,鮮少有冷場。似乎美國大學目前鼓勵以學生為中心(student-centered)、合作學習(cooperative learning)、鼓勵學生參與(student engagement)、主動學習(active learning)等的教學理念,在講者的報告及帶活動過程中自然融入,並以身作則。國內會議的講者在講授過程中,可能鮮少想過要 involve 聽眾,或者即使講者試圖要 engage 聽眾,但是聽眾好像是旁觀者,而不想參與。這似乎是文化不同所形成的差異。
  (五)會議中不斷出現 Learner-centered、Active learning、student engagement、critical thinking、cooperative learning、problem-based learning 等等字彙,這些教學概念不可諱言都是奠基在美國文化脈絡以及認知心理學(cognitive psychology)的理論基礎之上。儘管東西方文化脈絡不同,但是人類生物性上的相同性,上述這些教學概念或可適用國內,但是會議中不斷強調 cultural competency 的提醒,我們可能也需要從社會心理學(social psychology)的角度發展或調整出適合我國的教學概念,以適應我國學生的需求,以免引進西方教學法卻產生「橘逾淮而北為枳」或水土不服的現象。

 
文章發表日期:2012/05/31 / 瀏覽人數:922
電子報分類
編輯手札 ( 62 )
重要消息 ( 36 )
教師龍虎榜 ( 44 )
TA 實驗室 ( 34 )
GRIT (堅毅) 專欄 ( 18 )
愛習一點靈 ( 130 )
書香悅讀 ( 6 )
教學世界村 ( 16 )
教學魔法書 ( 72 )
教學風向球 ( 15 )
數位修煉 ( 91 )
遠距新視窗 ( 4 )
椰林會客室 ( 16 )
未分類 ( 38 )
本期焦點 ( 14 )
教學發展中心十週年專文 ( 17 )
讀者屬性分類
T 教師
A 教學助理
L 學生
S 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