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95 2016/07/20
回首頁 編輯室 活動訊息 臺大演講網 過期電子報 訂閱/取消
投稿/回應
未分類
Teaching for Learning: Outcome Based Assessment

文/講者/Dr. Mei-Yau Shih
撰稿/鄧宇辰 (臺大財金系四年級)

shi.jpg

影片連結

  麻州大學安姆斯特分校 (UMass Amherst) 教學發展中心的史美瑤博士,於 2010 年 12 月 30 日來到台灣大學演講,以”Teaching for Learning: Outcome Based Assessment” (以學生學習為主的教學模式:結果導向的評量法) 為題,介紹學習評量的目的、如何設計能準確反映問題的評量法,並藉以改善學生學習的成效。

評量是幫助學生,而不只是判斷學生

  史美瑤博士認為,評量可以有很多面向;它可以是評鑑、考核,也可以是認證。然而為什麼要評量?史美瑤博士發現「有許多的學生在接受評量時,會感覺到自己是『被判斷』,而不是被幫助。」然而本質上而言,評量應該是學習的一部分,兩者密不可分。

要評量甚麼?──成效與態度並重

  要讓學習評量真正發揮幫助學習的效果,必須要先思考「評量什麼」。史美瑤博士認為評量有兩個指標──學習的成效與態度。

  目前的學習評量大多集中評估學習成效,即由考試來判斷學生對所教授的知識吸收了多少。然而她認為,真正的學習成效不應該只限於單獨或片斷的技能與知識累積,而應評估學生整合與融會貫通的知識與能力。教學的目的應該是要將學生培養成一個獨立的學習者,讓知識成為他們實際生活中可運用的能力 (authentic assessment)──例如獨立批判、合作、寫作、溝通能力等等;但這些能力卻不一定能夠利用評量題目測驗,也就使得這些能力,長期以來被考試為主體的學習評量所忽略。

  另一項指標──學習的態度,更因為難以量化測得,而長期受到忽略。不過史美瑤博士強調:「態度這種隱藏的價值也應該被評量,不知道怎麼評量的東西,並不代表不重要。」

怎麼測量?──認知面、行為面與知性面

  如何測得以上兩種指標呢?史美瑤博士以其在美國研究學習評量的經驗,歸納了三個評量面向:認知面、行為面以及知性面。

  所謂認知面,即是「希望學生學到甚麼?」具體的指標可以是決策能力的過程、決策品質,以及外在因素的影響等等。而行為面則是「想要讓學生運用學到的知識進行甚麼行動?」指標包含能蒐集有價值的資訊、替組織作出有用的判斷等等。

  而知性面,則是目前台灣學習評量最容易忽略的一個面向。「想要讓學生對什麼議題產生關心?」史美瑤博士舉例,她的一個學生對狂牛症的影響完全不清楚,「或者說,Do they care?」因此她認為,學習的知性面也應該被納入學習評量一併考量。至於有哪些指標?史美瑤博士認為,透過與他人共事及合作 (設計小組活動)、接受不同的意見、承接後果的態度,都能夠有效評量學生的知性面。

學習評量是課程設計不可或缺的一環

  「在指標確定之後,我們就應該設計學習活動,讓學生嘗試去完成指標」史美瑤博士說。在學生從事活動的同時,評量者可以觀察學生 (被評量者) 的反應,作為評量的依據。

  史美瑤博士認為,良好的課程設計應該是一個動態的循環:教授課程內容 → 學生學習 → 練習/複習 → 學習評量 → 得到學習成果 → 依據成果再回去調整課程內容。將學習評量導入這個循環中,可以讓課程內容配合學生學習調整,以達到評量的真正意義──不是判斷學生,而是幫助學生。

  除此之外,史美瑤博士也指出設計評量時應該要注意的幾個方向。學習評量必須是「全方位的」,不能只偏重知識,行為與態度也必須納入觀察。有別於傳統的單純量化指標,評量也應該從多個層面來呈現,對於較難量化的指標則不應以逃避的心態略過,反而應該積極觀察學生的行為,以得到質化的評量結果。

重視過程甚於結果、常態並機動的評量模式

  史美瑤博士認為,評量應該要重視的是學習的「過程」而非結果。她以在美求學時上過的一堂課舉例,「雖然考試幾乎都是選擇題,但除了選出答案之外,學生還要陳述支持答案的理由。就算答案錯誤,但只要言之成理,教授也會給部分分數」,如此的評量,才是有助於學生學習的方式。

  評量也不應該只是定期的、規範的,而應該是常態且機動性的。隨時追蹤學生的學習情況並調整教學內容是實施評量的關鍵。史美瑤博士特別贊賞台灣教學界近年來愈趨普及的課堂表決器 (clicker) 應用,在課堂之中,教師講授到一個段落便可以向全班提問,學生們可以立刻從桌前裝設之課堂表決器按鈕作答。如此一來,教師可以即時進行評量,獲得學生的學習回饋,而非等到期中/期末才發現問題。

讓教授及學生看見「遠景」

  要如何改善教授們對學習評量的投入程度?史美瑤博士認為,關鍵在於要讓教授們看見「遠景」,點醒她們:作評鑑最終的目的,是在幫助學生學習。如此一來,當教授們真正收到學生們的第一波回饋後,大多都會坦然接受、配合。

  與會聽眾進一步指出,評量多半是由上而下推行的課堂活動,所以如果學生意興索然,就算有再多的能力評鑑指標也無法建立學習評量的良性循環。針對這個問題,史美瑤博士建議兩種作法:首先,教學發展中心可以先跟授課教師溝通,在設計課程時就將學習評量的指標融入,讓學生配合課程的同時,亦可以順利配合評量。再者,如同提升教授投入感 (buy-in) 的作法,在新生訓練時讓學生看見他們的「遠景」 ── 四年之後,他們能夠帶著哪些能力驕傲地走出校園,進入社會。讓學生了解參與評量不僅僅只是被判斷,而是能在學習上獲得實質的幫助。

精簡教學內容,讓評量能與教學進度並行

  理解評量的重要性之後,進一步的問題在於,學習評量與教學進度該如何同步進行,才不會發生質與量無法兼顧的問題?史美瑤博士認為可以從課程設計下手。她建議教師回頭檢視課程進度,其中有些內容是不需要老師在課堂上解說的,教師可以讓學生課前自讀,或是搭配網路教學系統 (如台大的 CEIBA 網站),設計簡短的問題單供學生填寫。如此一來,不但可以以調節課程進度,同時也能夠降低課程的緊湊度,讓教師得以在正課時講解較為深入的內容。

  此外,她也建議教師可以利用小篇的文章作常態性的訓練,取代傳統的學期報告。「這樣是讓學生們擔負起學習的責任,而不是花過多的時間陪學生學習。」史美瑤博士如是說。

身為人師,要盡力幫助有落差的學生

  每位學生的程度與背景都不太一樣,對在座的老師而言,如何彌補學生之間的學習落差,是相當棘手的問題。除了接受課後輔導之外,史美瑤博士也建議可以在第一堂課時讓全班做一個不計分的測驗 (quiz),先大致了解各個學生的程度,好在接下來的課程調整教學內容。有時候學生學習動機不強是因為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例如僑生),因此鼓勵他們參加社團,以建立歸屬感,未嘗不是一種解決的辦法。

  史美瑤博士認為大學對一個人最重要的影響,除了適應社會 (socialize) 之外,便是師生互動 (faculty-student interaction)。身為人師,理應盡力幫助學生;她同時打趣地說:「在一個班級裡,前三分之一的學生不需要你,後三分之一的學生也不需要你,然而,對於中間三分之一的學生,(我們) 要努力去幫助他們。」

學習評量的重心始終是「學生」

  總結學習評量的設計與執行,史美瑤博士始終認為,學習評量一定要以學習為導向,「要去想『學生完成課程之後,你希望它們能夠做甚麼?』」。因此,評量者在設計時應該把握幾個要點:怎麼知道學生們做到了?還有哪些人沒有做到?對於那些沒有做到的學生,要幫助他們找出優缺點並改善;最重要的是,評量者一定要重視學生的回饋。

  最後,史美瑤博士用一段話,作為這場演講的總結:「學習評量不能只專注在那些可以被評量的成果;而應該去評量那些真正有價值的事物。」(“Institutional assessment efforts should not be concerned about valuing what can be measured but, instead, about measuring that which is valued.”)

 
文章發表日期:2012/05/30 / 瀏覽人數:998
電子報分類
編輯手札 ( 62 )
重要消息 ( 36 )
教師龍虎榜 ( 44 )
TA 實驗室 ( 34 )
GRIT (堅毅) 專欄 ( 18 )
愛習一點靈 ( 130 )
書香悅讀 ( 6 )
教學世界村 ( 16 )
教學魔法書 ( 72 )
教學風向球 ( 15 )
數位修煉 ( 91 )
遠距新視窗 ( 4 )
椰林會客室 ( 16 )
未分類 ( 38 )
本期焦點 ( 14 )
教學發展中心十週年專文 ( 17 )
讀者屬性分類
T 教師
A 教學助理
L 學生
S 職員